■街談
  “西單女孩”重返地下道
  不等於落魄
  曾在春晚上一夜成名的草根歌手“西單女孩”五年後又重新落魄回歸地下通道賣唱,彈唱的依然還是那首《天使的翅膀》,顯得頗為落寞。(9月29日《北京青年報》)
  地下通道,大街旁,都有一些歌手唱歌,賣唱。而這些地方,本來就是草根藝人的舞臺;在音樂早已進入電子化的時代里,草根歌手們還能有一碗飯吃,說明他們的藝術是有市場的。草根藝人如果也擁有一些粉絲和聽眾群,那就不能說他們落魄。記者看到的情形是,“西單女孩”仍在彈唱那首《天使的翅膀》時,“顯得頗為落寞”。然而這個“顯得落寞”,究竟是真的落寞,還是記者的錯覺,還不好說吧。
  西單地下通道,原本就是她的舞臺;重新開始了賣唱,而賣唱也原本就是她的生活和工作。至於說,這算不算“落魄”,那要看對有些東西如何看待、理解。上了春晚,走上大劇場的舞臺,整天有人邀請演出,出場費不菲……在通行的價值標準里,這才是成功的標誌。但在我看來,這種價值標準未免太世俗了。當然不能否認,那些站在大劇場、大舞臺上的明星,他們是成功的。但也不能說,凡是上了春晚的,就一定代表著高水平。在我看來,春晚中的有些節目,不但不具有高水平,而且很糟,甚至慘不忍睹。大劇場、大舞臺上的藝術表演,也有不怎麼樣的。再說得簡單一點,站在大舞臺上的歌手,未必都是成功的;在大街上賣唱的歌手,也未必都沒有檔次。相信有不少的人都會有和我一樣的感受,而這裡面既有欣賞角度和需求不同的原因,也有其他原因。
  我不想評價“西單女孩”的歌子唱得好不好,檔次如何。但如果地下通道是真正屬於她的舞臺,就像她說的,“每天都有一些人願意聽,還給一些錢”,那麼她也是成功的,因為她的存在是有價值的。或許對於歌手,包括“西單女孩”來說,常年站在大舞臺上,能年年上春晚,是理想的境界。或許“西單女孩”自己也認為回歸地下通道是落魄,但我還是認為,一來,藝術的標準不能絕對地用大舞臺還是地下通道作衡量;二來,只要草根藝人也有屬於自己的聽眾,就不該落寞。當然了,“西單女孩”自己落寞不落寞,是否覺得落魄,是另一回事。
  有網友說,“西單女孩”重返地下通道,證明瞭央視春晚“一夜造星”的失敗。這又是一個誤區:春晚應該是一個廣泛的舞臺——陽春白雪、下里巴人、東西南北的、明星的、老百姓的……而不應該是造星的地方。賣唱歌手登上春晚,應該是春晚廣泛性的表現,不代表什麼“成功”。反之,“西單女孩”回到地下通道,也就無所謂落魄。
  “西單女孩”回到地下通道唱歌,是不是一次經過策劃的個人宣傳,抑或是就想再體驗一下從前的生活,也說不定。但不管怎麼說,大家理解“成功”與“落魄”的概念,都不宜太世俗。□馬滌明
  (原標題:“西單女孩”重返地下道不等於落魄)
創作者介紹

Rock

hz39hzmf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